009资源网

009知识分享网,分享知识,创造价值,分享是一种态度!

“死掉”的诺基亚,一年躺赚 16 亿欧元

2022-11-17 14:14 36次浏览 评论已关闭 资讯

原文标题:《“死掉”的诺基亚,一年躺赚 1500 亿》

“断臂”并且“坠落山崖”的诺基亚不但活着,而且还活得好好的。

每次危机中这家企业虽然拿不出来什么让人眼前一亮的妙招,但绝对能拿得出来不会彻底垮掉的招,即便是面对自由落体一样的坠落。

而只要活下来,就会有重新振作起来的机会。

“死掉”的诺基亚,一年躺赚 16 亿欧元-1

诺基亚还在靠什么赚钱

前几天有媒体报道了一条很有意思的新闻 —— 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目前正在调查诺基亚等 5G 专利持有人在许可费方面的反垄断问题。

很多人的第一反应是,诺基亚不是在 2013 年就被微软收购了吗,怎么又垄断了?

当年诺基亚将引以为豪的大部分手机业务及部分专利技术出售给了微软,经历了“自由落体般的坠落”,投资者把诺基亚股票归为“垃圾股”,很多人觉得诺基亚彻底破产只是个时间问题。

但 10 年后,诺基亚不但活着,而且还活得挺好。

今年二月初,诺基亚公布了 2021 年 Q4 及全年财务报告。财报显示,2021 年,诺基亚净销售额为 222.02 亿欧元(合 1565.24 亿人民币),同比增长 2%,净利润为 16.23 亿欧元,按截稿日期的汇率计算,差不多是 114 亿人民币。

“死掉”的诺基亚,一年躺赚 16 亿欧元-2

诺基亚官网截图

这样的净利润是个什么水平?

智研咨询曾在《全国沪深 A 股上市企业归属母公司净利润》中公布了一份排名榜单,如果把诺基亚放在里面可以排第 67。

小米去年的净利润为 193 亿人民币,美团辛辛苦苦一年,还亏了 235 亿人民币,京东也净亏 44.67 亿人民币。这么一比,诺基亚真是在不知不觉地躺赚。

今年第一季度诺基亚业绩也不差,其净销售额为 53 亿欧元,合 373 亿人民币,营业利润率更是高达 10.9%。

那么问题来了,丢了“手机”的诺基亚究竟在靠什么赚钱?

在东方财富网不难查到诺基亚的主营业务构成,以 2022 年第一季度为例,主要有三大项:电信设备供应占 81.77%,企业经营占 6.41%,专利授权占 5.72%。

“死掉”的诺基亚,一年躺赚 16 亿欧元-3

东方财富网截图

答案一目了然,诺基亚不做手机了,重心向电信制造设备倾斜,这项业务去年为其贡献了 179.8 亿欧元的销售额,占了总业绩的八成。

在人们视野之外,诺基亚成了世界第三大电信设备制造商,据研究公司 Dell’Oro Group 调查,在全球电信设备市场,华为销售额占比为 28.7% 位居第一,爱立信以 15% 位居第二,诺基亚以 14.9% 位居第三。其实早在几年前,诺基亚甚至还稳压爱立信一头。

“死掉”的诺基亚,一年躺赚 16 亿欧元-4

Dell’Oro Group 制图

要知道,2016 年诺基亚才组建起完整的电信领域版图,彼时华为和爱立信是电信设备供应市场上绕不过的两位大山,前者部署了全球 2/3 的 5G 商用网络,销售收入曾超过阿里和腾讯总和,是全球最大的电信设备商。后者是自诞生之日起就一直专注电信行业的近 150 岁的老牌企业。

在此之前,没有任何一家公司能突破这两个巨兽的封锁,强如三星也望尘莫及,而诺基亚在快速整合电信业务后,2017 年一度把爱立信踩在脚下,仅次于华为。

除了全球前三的电信设备供应商身份,诺基亚还有一个家喻户晓的称号 ——“专利流氓”。

去年,只专利授权这一项业务就给诺基亚带来 15.02 亿欧元的收入,合人民币 106 亿。

关键是,专利授权是实打实的利润,这真让一众辛辛苦苦造手机的大厂羡慕死了。

不禁让我们感叹,这还是曾经那个英雄末路的诺基亚吗?

曾记得,2013 年 9 月 3 日,诺基亚最终宣布将手机业务以 73 亿美元的价格贱卖给微软,时任 CEO 奥利拉的一声不甘成为经典:

“我们并没有做错什么,但不知为什么我们输了。”

也记得,诺基亚连续 15 年雄踞世界第一、年销 4.3 亿部的手机,一时风光无两;Nokia1100 销量 2.5 亿的世界纪录迄今无人打破,也难有后来者。

印象里,诺基亚最后的画面定格在它作为独立品牌最后款旗舰机的 Lumia1020,被微软合并后,鲜有音讯。

可如今,诺基亚竟有了涅槃重生的迹象。

“死掉”的诺基亚,一年躺赚 16 亿欧元-5

差点放弃的电信业务

诺基亚从手机的神坛跌落,又一步步转型成为电信设备供应商的历程可谓一波三折,让我们把时间调回到 2006 年。

当时,德国西门子和芬兰诺基亚都想发展 3G 和 4G 的无线电通信技术,这就需要大量的投资,但所需的资金太大了,两家公司都承担不起,于是 2006 年俩公司一拍即合,西门子的网络业务板块和诺基亚网络公司(诺基亚子公司)各出资 50% 成立了诺基亚西门子网络通信公司(简称“诺西通信”),诺基亚拥有黄金股,即比西门子多一股。

之后的故事大家都知道,2007 年第一代 iPhone 上市,后几年苹果更是把诺基亚按在地上摩擦,直到 2013 年诺基亚坚持不住了,把手机业务卖给了微软。

大家可能不知道的是,几乎和微软谈判收购手机业务同时进行的还有一件大事 —— 诺基亚收购诺西通信。有意思的是,当时诺基亚心里却打着收购完卖掉的算盘。

其实一直以来,诺基亚都打算把诺西通信卖掉。因为它实在太坑了,成本高昂,人员冗余,在市场上又被华为推出的廉价设备打的落花流水,过去 6 年累计亏损了数十亿美元。

诺基亚早就尝试过卖掉诺西通信,但由于各方报价都太低,西门子和诺基亚都不愿意。2011 年 9 月,两家公司只好再次投资 5 亿欧元,希望诺西通信做最后一搏。

那时两家公司的耐心真的也不多了,早在 2009 年,他们就已追加投资 2.5 亿欧元。

然而,这个双方都嫌弃的“弃子”,6 年后却成了诺基亚复兴的种子。

2013 年 4 月 1 日,西门子公开宣布,计划出售所持有的全部诺西通信股份。

诺基亚这边还专门成立了一个董事会特别委员会讨论相关事项,最后给出了三个计划:

A 计划 与阿尔卡特-朗讯合并,跨越式超越华为。与上市公司阿尔卡特-朗讯合并后,诺西通信自然也会成为上市公司。此后,出售股份,纤尘不染,全身而退。

B 计划 将诺西通信的多数股权出售给私募投资者,诺基亚从此成为中小投资参与者。

C 计划 从熟悉的北欧国家召集一些投资者,一起买断西门子在诺西通信的股份。

从这些计划能看出,这时的诺基亚还未意识到诺西通信的价值,想出的办法要么是把股价做高全身而退,要么退居中小股东,浑水摸鱼。

恰恰这个时候,市场环境悄然变化,救了诺西通信一命,更救了诺基亚一命。

彼时蓬勃发展的互联网服务对带宽要求越来越高,进而刺激了市场对新一代移动宽带基础设施的需求,得益于此,诺西通信开始转亏为盈。

当时的 CFO 伊哈莫蒂拉提出了一个彻底改变事情走向的假设:

“如果我们买断西门子所持有的股份,并保留诺西通信,结果会怎样?”

正是这个提议给了董事会思考之外的另一种可能,在当时来看绝无可能的可能 —— 以诺西通信为基础再造一个全新的诺基亚。

最终,诺基亚以超低价拿下了诺西通信:总估值 34 亿欧元,买断价 17 亿欧元,其中 12 亿是现金,还有 5 亿是西门子方面提供的过桥融资。

2013 年 10 月底,诺基亚最终决定,不会出售诺西通信,因为出售完手机业务后的诺基亚所剩无几,诺西通信的员工数量占到诺基亚总数的 80%,运营支出也占 80%,销售额同样也占总营收的 80%,诺西通信已成为诺基亚拥有的最大业务。

曾经差点被抛弃的业务,如今成了诺基亚的中流砥柱。

诺基亚成长至今,是全球唯一一家同时为美国四大运营商、日本三大运营商、韩国三大运营商提供 5G 网络技术的电信设备商,也是唯一一家涵盖 5G 网络全元素,包括无线电、核心网、云、管理、自动化等端到端产品组合的设备商。

诺基亚官网发布的数据显示,截至目前,诺基亚 5G 商用订单量达 214 份。而爱立信只有 142 份。

甚至 2017 年,诺基亚还以 261.1 亿美元的营收杀回《财富》世界 500 强,位列第 415 位,此后一直盘踞榜单,在 2021 年的排行榜中位列 485 位。

“死掉”的诺基亚,一年躺赚 16 亿欧元-6

《财富》中国官网截图

诺基亚这几年发展这么快,为什么我们很少听到关于它的消息呢?

数据显示,诺基亚的市场主要在欧洲和北美,净销售额分别占比 34.4% 和 28.3%,其次才是亚太地区的 12.6%。亚太地区市场只有欧洲市场的三分之一,不到北美市场一半。

“死掉”的诺基亚,一年躺赚 16 亿欧元-7

东方财富网截图

2019 年到 2021 年,华为从被美国列入贸易管制黑名单逐渐升级到“华为的器件供应商只要涉及美国技术的产品,就不允许供应华为 5G 设备”。三年四次的制裁,让北美市场大门至今对华为紧闭,欧洲市场的态度也模棱两可。

迫于美国压力,英国政府推动从 5G 网络中,彻底清除华为等“高风险供应商”设备,在 2020 年底后,禁止购买新的华为 5G 设备,并在 2027 年之前清除所有华为 5G 设备套件。

还好西班牙、葡萄牙、卢森堡、奥地利和荷兰等国态度中立,没有明确以法律形式禁止华为。

华为、中兴在欧洲和北美市场的寸步难行,就给了诺基亚和爱立信绝佳的追赶机会。

2020 年 9 月 29 日,诺基亚与英国电信(BT)签署 5G 协议,成为英国电信最大的基础设施合作伙伴;次日又宣布被芬兰运营商 Elisa 选定为 5G RAN 全国供应商。

从 2019 年到 2020 年,诺基亚在欧洲市场和北美市场的净销售额分别涨了 1.88% 和 2.76%。

与增长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诺基亚在亚太地区的净销售额占比从 2019 年到 2021 年整整跌了 8%。结合美国对华为的制裁看,这也不难理解。

在中国市场这边,中移动采购与招标网显示,2020 年 3 月,在中国移动 2020 年 5G 二期无线网设备集中采购公告公示中,华为、中兴、爱立信、中国信科(大唐)分别以 57.25%、28.68%、11.45%、2.62% 的份额中标,诺基亚颗粒无收。

颗粒无收其实是一件很离谱的事。在去年瑞典全面抵制华为,国家进行反制的大背景下,爱立信还拿到了中国移动的 700Mhz 5G 可用基站招标 2% 的合同。

这可能也刺痛了诺基亚的神经,一改往日的傲慢。2020 年的颗粒无收很大原因是无线频段方面不符合中国要求,于是第二年乖乖认怂,宣布“目前诺基亚已经完成了所有的招标测试,发布了全频段系列产品,尤其是目前中国所需要的 5G 产品频段。彻底做好了服务中国 5G 市场的准备”

“死掉”的诺基亚,一年躺赚 16 亿欧元-8

毕竟,中国 5G 市场是一个极其庞大的市场,诺基亚不可能不动心。

次年,诺基亚的发力取得了一定成效。2021 年 7 月 18 日,中移动公布 5G 700M 基站采集结果显示,华为以 60% 份额中标并无意外,诺基亚却获得 4% 的份额,正式回归中国市场。

从今年第一季度财报上也可以看出,诺基亚在亚太地区的净销售额为 6.76 亿欧元,同比上涨 1.19%。

但诺基亚为什么又被反垄断了呢?这就要说说它最躺赚的纯利润业务:专利授权。

“死掉”的诺基亚,一年躺赚 16 亿欧元-9

家底丰厚的“专利流氓”

除了电信设备供应商这个身份,诺基亚在业界还被称为“专利流氓”。

能成为“专利流氓”,首先得有丰厚的家底,诺基亚早在 1960 年就成立了电子部,开始涉足电信行业,经历了完整的电信行业发展史。

2G 时期,诺基亚是专利的主要拥有者之一;

3G 时期,诺基亚拥有大量 WCDMA 专利;

4G 时期,积极参与 LTE 研发的诺基亚拥有数量可观的 LTE 专利;

5G 时期,诺基亚又在全力追赶,拥有 4000 个 5G 核心专利族。

这些积累像复利一样,在当下产生了惊人的势能。

“手机都是一脉相承的,4G 手机也在使用 2G 的技术。”手机中国联盟秘书长王艳辉曾表示,全球手机厂商已经很难完全绕开诺基亚的专利“围墙”。

过往的专利深刻影响着新技术的产生,只要在专利保护年限,那些看似被时代淘汰的专利仍是过不去的坎。

历史积累叠加不断地研发,成就了诺基亚的专利垄断。

按说我有专利,你用了我的技术,支付专利费天经地义,尤其是通信领域的标准专利,这种专利是核心的,绕不开的。

专利费给多少,一般遵循“FRND”原则,即公平、合理、无歧视。

但诺基亚收专利费是出奇的高。就拿 5G 专利费来说,诺基亚 2018 年对外公布的 5G 专利收费标准中要求,每台使用其专利的 5G 手机,应向诺基亚支付 3 欧元专利费。相比之下,华为就良心多了,每台仅收 2.5 美元,合 2.36 欧元。

3 欧元 / 台是什么概念?

中国信通院《全球 5G 专利活动报告(2022 年)》显示,诺基亚的专利族(一项专利族包括在不同国家申请并享有共同优先权的多件专利)占比 7.6%,那么整台设备的总 5G 专利成本就高达 40 欧元,相当于人民币 283 元。一个带 5G 的低端机才 2000 元上下,这样高昂的价格显然让各大手机厂商难以接受。

“死掉”的诺基亚,一年躺赚 16 亿欧元-10

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制图

专利费太高,一众厂家不从,于是诺基亚开始满世界发起诉讼。

2019 年,对联想发起法律诉讼,称其侵犯了 20 项视频压缩技术专利;

2011,诺基亚起诉苹果,最终苹果向诺基亚一次性支付赔偿金约 4.2 亿欧元,14 年再次起诉,称苹果公司涉嫌侵犯其超过 30 项专利技术;

2012 年,老牌手机制造商黑莓也在专利战中败给诺基亚,同意和解,并向诺基亚支付专利费;

2012 年,诺基亚起诉 HTC,称 HTC 在全球范围内侵犯了其 45 项专利;

其他厂商如华为、vivo、三星等,诺基亚全都起诉了一遍,甚至汽车厂商戴姆勒、丰田、本田、日产等也因车联网零部件的专利费被诺基亚起诉过。

这里值得深究的是,诺基亚究竟掌握了哪些专利可以让它如此横行无忌?

就拿诺基亚起诉苹果来说吧。

诺基亚认为,自从苹果 2007 年首次推出 iPhone 以来,所有型号的 iPhone 均侵犯了所控 10 项专利。其中有几个有意思的专利,比如移动电话网路数据传输(US6359904)和无线电话网路的数据传输(US5802465)。

尔后,诺基亚起诉苹果专利侵权案升级,几乎苹果所有产品,包括了苹果的 iPod 系列携带型音乐播放器、iPhone 系列手机、Mac 系列电脑等产品,均涉及 7 项专利侵权,代表性的有:触感荧幕的通信设备(US6518957)和用户界面设备(US6924789)。

诺基亚于 2010 年 5 月再次起诉苹果,声称苹果侵犯其 5 项专利,其中包括无线射频天线(US6348894)和位置确定的方法和设备(US7558696)

2011 年 3 月诺基亚再次于美国控告苹果专利侵权,提出 7 项专利侵权,其中包括日期范围数据库的同步装置(US6141664)。

除了这些之外还有一个更令人哭笑不得的。

2010 年 12 月诺基亚起诉华勤公司 8 起专利侵权案,涉及“带有照相机的移动通信装置”“通信终端”“选择数据传送方法”“用户设备、蜂窝无线电网及其中的位置更新方法”“选择数据传送方法”等手机基础技术专利。

竟然连手机带照相机都是诺基亚的专利!这足够各大厂商喝一壶。

在诺基亚的手机业务时代,专利所产生的价值往往由于诺基亚需要付费使用其他手机厂商的专利技术而被部分抵销。

但现在,诺基亚没了手机业务,这部分价值抵销被从等式的一边划掉,专利的价值就能直接变现了。

“死掉”的诺基亚,一年躺赚 16 亿欧元-11

诺基亚如何起死回生?

从世界第三电信设备供应商到在世界各地四处起诉的“专利流氓”。如今诺基亚身上的争议依然不少,但却早已不是我们印象里暮年老矣的样子。

经历“自由落体般的坠落”后仍能不断回血,搅动一番风浪,诺基亚的起死回生是近代商业史上最激动人心的转型之一。

事实上,在一百多年历史中,转型是诺基亚的家常便饭,从造纸到化工、橡胶,从电缆、制药到天然气、石油、军事…… 接触消费电子是 1960 年以后的事。

自 1960 年涉足电信领域以来,诺基亚一共经历了三次巨大危机,数不清的小危机。

1973 年,全球石油危机爆发,油价暴涨,芬兰企业的购买力大幅下降,诺基亚陷入危机。时任诺基亚公司 CEO 的卡利・凯拉莫,弱化传统重工业,专注于电子和电信领域,成功度过第一次危机。

80 年代末,消费电子产品市场竞争激烈,摩托罗拉进军蜂窝移动通信,诺基亚公司的利润急剧下降,董事长卡利・凯拉莫选择自杀结束生命。新任董事长西莫・S・沃尔莱托上任之后,剥离了地板等部门,只专注电信、消费电子等领域,再次度过危机。

2013 年,诺基亚把手机业务出售给微软后,算算家底就剩三个了:HERE 地图,诺西通信和诺基亚技术。

尴尬的是,这三个业务各不相同,唯一的共同点是它们是诺基亚的一部分。

诺西通信是网络基础供应商;诺基亚技术是研究、孵化和授权平台,也就是如今的专利授权业务;HERE 地图是基于云计算的业务,回答“你去哪这个问题”,就是地图导航。

三个业务有不同的商业模式,不同的客户群体,不同的营销模式。怎么把它们统筹在一起成了难题。

最终,在万物互联这个语境下,三个业务实现了统一:诺西通信负提供物联网基础,HERE 地图业务是主要应用场景;诺基亚技术则拥有庞大的专利组合,负责技术研发。

于是,以诺西通信为中枢,诺基亚技术和 HERE 地图为两个独立部门的组织架构正式形成。

后来,诺基亚又把地图业务剥离,卖给了德国汽车制造商奥迪、宝马和戴姆勒。而在 2015 年以 166 亿美元的低价收购阿尔卡特-朗讯,进一步整合自己的通信产业链。

之前的诺信通信只有“一技之长”,是世界上最好的移动宽带供应商,但几乎不涉足其他业务;而阿尔卡特-朗讯拥有通信基础设施的整条产业链,无线网络业务是劣势。两者正好互补。

拿下阿尔卡特-朗讯后,诺基亚实现了端到端的业务组合,构建了完整的通信业务版图,市场份额从 8% 增至 30%,一跃成为全球第二大通信服务商。

最后,重中之重是诺基亚借此拿下了当时世界上最大的工业实验室 —— 贝尔实验室。这个实验室发明了许多基础技术,支撑着整个信息通信网络的所有数字化设备及系统,一共拿下 9 次诺贝尔奖、16 次美国最高技术奖、4 次图灵奖,发明了全球最受欢迎的编程语言之一的 C 语言……

“死掉”的诺基亚,一年躺赚 16 亿欧元-12

算上 2010 年收购摩托罗拉无线业务部门,此刻的诺基亚相当于是摩托罗拉、阿尔卡特-朗讯、贝尔实验室、诺西通信和原诺基亚的超级合体。

尽管今天,诺基亚的发展仍充满许多未知,在 5G 领域面临着激烈的竞争,与阿尔卡特-朗讯的整合也存在很多问题。但我们能看到的是,这样一头“大象”,在一次次暴击中不断调整,还能一次次“起舞”,这里面是企业进化的力量。

吉姆・柯林斯在《基业长青》中认为:

“所有公司当然都有某种程度的进化。不论我们是否有意刺激,进化都会“发生”。真实的世界充满意外事件,影响人生的轨迹,这种事发生在个人身上,也发生在组织中,但是,重点在于高瞻远瞩公司能够比较积极地应用进化的力量。”

推动诺基亚完成转型的是 2012 年上任的董事长李思拓,他在当时弥漫着失败情绪的诺基亚推行的是一种“偏执乐观主义”,帮助诺基亚积极进化。

偏执乐观主义指的是,你既要保持警惕,又要对现实心存一丝敬畏,同时还要基于情景去思考,从而展现出一种积极向上的人生态度。

“偏执意味着不断地去质疑,通过这种方式,你和你的团队可以很好地磨炼敏锐度,但是不断地偏执下去,也会令人意志消沉、无益于身心,除非你能保持乐观,积极地去探索发现其他的备选情景。”

每一次的积极进化也会让诺基亚更具有“反脆弱性”。所谓反脆弱性,就是从不确定性中受益的、与时俱进的特性。

比如资源冗余。正如前文所言,诺基亚在电信领域耕耘了 60 多年,在 2G 到 4G 领域拥有大量专利,甚至一度形成垄断地位,5G 时代也在全力追赶,并早已着手布局 6G。

正是技术资源的冗余,使得诺基亚技术这项业务一直保留了下来,既能靠专利躺赚,也能快速转型,在电信设备领域站稳脚跟。

再比如过度补偿。纳西姆・尼古拉斯・塔勒布的《反脆弱》是这么解释的,指为弥补不足或应对压力,通过合理有效地方式,最终不仅实现了正常的补偿,还形成了额外的巨大优势。

大白话就是“凡杀不死我的,都会使我更强大”。

统计显示,企业经营中每 100 年大约会出现 15 次危机,平均每 7 年一次。正是在这样的风雨飘摇中,诺基亚,还有 IBM 等巨头的韧性其实都是很强的,他们或许在每次危机中拿不出来什么让人眼前一亮的妙招,但绝对能拿得出来不会彻底垮掉的招,即便是面对自由落体一样的坠落。

只要活下来,就会有重新振作起来的机会,这在充满不确定性,很难看清楚未来趋势的当下,对每个企业来说,尤其重要。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商隐社 (ID:shangyinshecj),作者:第二人生

发表评论
该文章暂时关闭了评论哦~